午夜“考官”

发布时间:2021-12-26

      12 月23 日零点,双河大街早已万籁俱静,但“T4”内的北汽研究总院试验验证中心却灯火通明。隐隐作响的机器运转声合奏着一首北汽研发人的“小夜曲”,而一阵急促的脚步打乱了原有的节奏。


      正在进行减振器耐久性试验的机器暂停了工作,试验验证中心零部件试验科工程师刘艳丰快步走到机器台架前。“机器暂停就说明样件已经衰减,该件的耐久性试验结束了。”他一边解释,一边拿出温度计测试样件温度。

      “搞试验工作的都像‘考官’,每个样件就是考生,每一次试验就是考试,达标通过,不合格淘汰,这是铁一样的考场纪律。”刘艳丰对自己的工作内容做了形象比喻,“这次的‘考生’就是减振器。”

      温度、机器运行次数、力值、样件状态……他将刚刚结束试验的“考生”成绩逐一记录下来。

      减振器是汽车使用过程中的易损零部件,减振器的质量稳定与否,将直接影响汽车行驶的平稳性、乘坐的舒适性和其他零部件的寿命。耐久性试验可以找出减振器在可靠性方面存在的问题,以便进行改进设计、提高工艺水平,而通过测量试验前后样件的衰减程度变化,还可计算出新产品的使用寿命。

      今年6 月,北汽研究总院试验验证中心启动了北汽产品减振器性能及耐久性试验。为了收获更多的数据,刘艳丰和同事开启了24小时满负荷试验。

      “考试”之前,先需要对“考生”基本情况摸底。在进行耐久性试验之前,刘艳丰和同事对样件进行示功特性测试,以便准确了解样件的状态,从而精准设计进行耐久性试验的“考题”。

      “减振器如何和机器台架连接?”“给减振器施加多大的力?”“试验过程中减振器的温度该如何冷却?”在“出题”时,刘艳丰细心地考虑全局,让试验中的减振器完全模拟搭载在车上的工作状态。“只有将试验状态和实际工作状态调试一致,才能准确测出真实的使用寿命。”刘艳丰说。

      “考试”正式开始后,“考官”们每两个小时检查一次样件的状态,并测量温度,避免样件因摩擦升温过高,造成衰减和数据误差。

      一个样件试验时长为40~50 天,为了精准记录数据,刘艳丰和同事们早晚班轮换,交替“监考”。“夜班比较难熬,尤其是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了,刘艳丰就到外面吹吹夜风,冬夜寒冷的风成了“醒脑剂”。

      ■声音
      严苛标准只为满分体验
      像这样的24 小时连续试验,北汽研究总院试验验证中心的工程师早已习以为常。据刘艳丰介绍,今年一共有四个耐久性试验项目启动夜班,最长的一个项目历时近90天,中心几乎全部工程师轮流上阵。

      “我们必须以最认真的态度和最严格的标准对待试验验证工作。因为通过我们试验的样件,最终都会应用在北汽自主研发的量产整车上。”在刘艳丰看来,只有在严苛的“考试”中拿到100 分,才能在未来给予客户满分的体验。

(北京汽车报)